首页 > 食药安全 > 正文
  • 分享到

挂号、缴费、化验、取药 如何让老人轻松就医?

2021-06-24 17:09

来源:未知

作者:上官

原标题:挂号、缴费、化验、取药 助老陪诊 如何让老人轻松就医?

近日,26岁女孩当医院陪诊的新闻,让“医院陪诊”这一个职业正式走入公众视野。去大医院看病,挂号、检查、化验、排队,一套流程走下来,年轻人都眼花缭乱,老年人更加不堪重负。尤其当子女不在身边,腿脚不便的老人只能单独就医时,有人陪就成为了一种现实需求。面对这种需求,社区的助老陪诊服务应运而生,这或许能让老年人看病没那么难了。

社区安排志愿者 全程陪同老人就医

5月11日早上8时,新城区长乐中路街道黄河社区的志愿者赵振举、魏妍、李嘉欣3名志愿者准时来到黄河社区,接王秀枝老人去红会医院看病。

今年87岁的王秀枝老人属于独居老人,老伴几年前去世,儿女都在外地工作。老毛病骨髓炎犯了,老人一条腿肿痛,膝盖不能弯曲,行走困难,疼得受不了了,她才拨打黄河社区电话来寻求帮助,社区安排了3位党员志愿者结成帮扶对子,送老人去医院看病。

如预期一样,医院里人很多。“小赵,咱今天一上午能看完病不,人太多了。” 老人关切的问。“没事,我们已经在网上挂了号,一会就到了您了。” 志愿者赵振举和两位志愿者分工协作,推轮椅上的老人就诊、然后去拍片、化验、取药、缴费……全程陪护,直到下午1时多,他们终于把老人安全送回了家。

为了更好地陪护老人看病,志愿者也是提前做了“功课”,洗车、挂号、购买小零食,给公司请假,仔细问询老人之前的住院记录、检查单、药品等。“以前总以为社区的贫困群体就是经济上的贫困,真的没想到也有很多老人是因为患病需要帮扶,对社区特殊群体有了更进一步了解。” 志愿者赵振举说,像这样的帮扶对子,志愿队中还有不少,在陪老人就医的过程中,希望让老人们也能感受到社会的关爱。

助老就医需求越来越大

志愿者魏妍陪诊前一定会叮嘱老人就诊时带好医保卡、病历等以往相关检查材料。除此以外,她会提前询问老人和家属以往病情,就是为了方便现场给医生更准确描述病情,因为以往经历发现,很多老人见到医生就紧张,导致不能准确的回答医生的问题。“就是担心这些独居老人遇到突发情况,没有亲属及时在身边向医生陈述病情,影响治疗。” 魏妍说,不仅如此,陪诊期间更要记住医嘱和复查时间,每天用药量多少等等,回来为老人标注好,提醒老人按时用药。总而言之,就是让老人的就医更有效率。

黄河社区助老陪诊这支爱心服务队有50多名志愿者,成立于2021年3月,到现在已陪护辖区12名老年居民就医。

“辖区主要为黄河集团下属的企业社区,有一定经济能力的年轻人都搬出去了,留下来的居民以老年人居多,成立这支陪老人就医的志愿服务队就是根据老人的需求而设立的。” 黄河社区第一书记呼延泽惠说,如今,医院都支持网上预约挂号、网络支付,很多老人都不太会使用;各种检查,到哪儿签到、到哪候诊,老人也都弄不清楚。很多老人从一开始进医院就是茫然的,助老就医的需求越来越大,这些仅靠医院很难满足的。

家人缺席原因: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老人都生病了,怎么可能没有家人来照顾?而记者调查发现,影响这个问题的关键因素是钱和时间,有钱没时间的可以聘请护工照顾,有时间没钱的子女能够亲力亲为,对于大部分工薪家庭而言,这个问题就比较复杂。

最近,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王医生就遇到了孩子期末考、老公住院、婆婆严重眩晕的一系列突发情况。“医院请假非常麻烦,关键科室每个人工作都是饱和的,不可能连续请几天假。”王医生说看,上周老公刚住院,婆婆就眩晕,家里孩子还没人管,特别希望有人能为婆婆全程陪诊,即使是心里安慰也好。

作为一名能接触到良好医疗资源的医生尚且如此,普通人面对生活中的这类“复杂情况”更加措手不及。近日,赵先生的母亲查出了乳腺癌,万幸是发现的早,但对于后期的治疗,他坦言也不能保证都能来陪诊,更不能做到24小时医院陪护。“治疗费用也得二十多万元,家里还有一个4岁的女儿和2岁的儿子。” 赵先生说,也不能整天给单位请假,除非工作不要了,如果没工作,家里房贷、车贷、孩子的教育、老人医药费怎么办?”

6月23日,记者在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泌尿外科就碰到了好几位独自来看病的老人。其中一位来自新疆的老人,还专门在医院附近租住了一间房子,就是为了配合每周的定期治疗。“老人独自就医的情况挺多的,部分独居老人生病都不愿意给孩子说,宁愿自己挨过去都不打扰孩子,怕影响孩子工作、怕给孩子麻烦,我们看着也挺心酸的。” 泌尿外科的一位医院无奈地说道,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

建议:填补政策空白 多方合作为老人提供帮助

对此,西安市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杨晖则认为,部分社区已经敏锐地捕捉到老人的这一需求,非常值得肯定,但陪诊其实潜藏着许多隐忧,社区不得不考虑安全性的问题。“如果老人身体没有严重的问题,普通志愿者可以陪同就医;但如果老人身体不好,还是建议专业的志愿者陪同。”

杨晖提醒,陪诊这一行业的兴起,恰恰反映出了一些老年人在就医过程中还面临不少难题的现实,不管是无偿的助老陪诊还是商业化的有偿陪诊服务,目前从业人员既无准入门槛,也缺乏必要的约束。政府职能部门应早做准备,在定价标准、服务质量、人员监管方面发力,尽快制定相关监管政策,提供规范化指导,用制度划分陪诊过程中有可能出现的风险和责任,保障双方权益。只有管理前置,才能为更多的病患及其家庭提供放心服务。

“除了党员志愿者,社区将继续招募有专业背景的助老陪诊志愿者。” 黄河社区第一书记呼延泽惠认为,社区更需要懂得护理知识的志愿者。考虑到这种实际情况,社区下一步计划联合辖区一家二级医院对助老陪诊的志愿者进行专业化护理培训,就可以更好地了解老人看病的需求,为老人就医扫清障碍。如果市场有更大的需求,后面可以考虑寻找第三方机构为其他群体提供有偿服务。

“陪诊其实是医院导诊、分诊功能的延伸。”市民张先生建议,医院方面不妨再进一步,为老年人提供一定的陪同助医服务,在北京一些医院已经有了这样的尝试——专门为老年患者准备助医服务站,发动并培训志愿者为老人就医提供帮助。

(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陈静 )

标签:
发表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