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官云飞 > 正文
  • 分享到

秋天的雨细细绵绵,像一把珠帘让我看不透她的

2020-05-25 20:01

来源:未知

作者:上官

雨中情
文/上官云飞
秋,阴雨绵绵。
我急匆匆从楼道里冲出来,三步并作两步地往车站赶。街上的人并不很多,因为要早点赶到单位,我小跑起来。在街角转弯处,一个紫衣女孩突然转了出来,我收势不及,一下将紫衣女孩撞的摔在了泥水里,她手中那把小红雨伞也落在了一边。
我歉意地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有没有撞疼你?”伸手去扶时,那紫衣女孩用手挡住了我去扶她的手,恼怒地瞪了我一眼,眼睛里却仿佛有点泪光,慢慢地爬了起来。
我站在旁边不知所措。
这是一个看上去身材相当不错的女孩子,乌黑的长发,明亮的眼睛,紫色的上衣,牛仔裤显得双腿修长。奇怪的是虽然下着雨,天并不很冷,紫衣女孩却戴着一个大口罩,眼神里透着一抹浓浓的忧郁之色。
风华正茂的女孩子,本不应该有这样的眼神,难道是有什么心事?
秋天的雨细细绵绵,像一把珠帘让我看不透她的内心世界。
看我疑惑的目光一直盯着她的脸,紫衣女孩有些冷漠地说:“可以麻烦你把我的伞捡起来吗?”
我赶忙把伞捡了起来给她打着,问道:“你去什么地方,我送你吧?”
紫衣女孩上下打量了我几眼,忽然道:“你是不是想认识我?”
我笑了:“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我说如果不想认识,那是不是有点太自大了?”
紫衣女孩忽然一把抢过去了小红伞,转身就走:“可我不想认识你,你慢慢自大吧。”
雨雾凄迷,紫衣女孩慢慢消失在迷迷蒙蒙、冰冰冷冷的雨雾里。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叹道:“唉,女人的心呀,真是难以琢磨。”想起去单位还有事情,就忙着往车站走去。
站台上好象有七、八个人在等车,远远地我就看见小红伞下那紫色的身影,距等车的人有几步之遥,仿佛是不屑和他们混在一起,又仿佛是不敢和他们混在一起。
这种奇怪的感觉让我有点莫名其妙。
我走过去招呼道:“你好,这世界真小,没有想到我们都会在这秋天的早晨里等同一班车。”
紫衣女孩看着脚尖,仿佛脚下踩着什么宝藏一般,头也不抬地说:“你撞了我,也说了对不起,我已经原谅你了,我们好象应该没有什么话题了。”
拽。真拽。一句话就将我拒之于千里之外了。
我甩了甩头上和脸上的雨水说:“没有什么话题没有关系,但你是不是应该有点爱心,发扬一下雷峰精神,让我在你的伞下避下雨吧?”
紫衣女孩终于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你真是执着。如果我不漂亮,你还会这样执着吗?”
我轻轻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我看上去像一个只追求外表漂亮的俗人吗?”
紫衣女孩点点头道:“像,很像。”
我忽然明白了像窦娥之类被冤枉的心情。
红伞下,紫衣女孩忽然揭开了口罩的一角,涩声道:“如果你早知道我是这样的女孩,你还会这样执着吗?”
天哪,我现在才明白她为什么要戴口罩了。就见她满脸都是大大小小的疙瘩,仿佛聚会似的挤在一起,有的流脓,有的流血,真是惨不忍睹。如果不是戴着口罩,怕是小孩子半夜都会被吓哭醒来的。
我心里暗叹上天造物不公。既然给了这女孩这么好的身材,却又让她脸上出问题?
紫衣女孩忽然蹲在地上哭了起来。长发滑下来遮盖着她的脸,我忽然觉得我有种犯罪感,如果不是我惹她,她也不会这么伤心的吧?
车靠站了,紫衣女孩站起来又戴上了口罩瞪着我说:“怕了吧?我可以上车走了吧?”
她转身要走,我忽然拉住她说:“你脸上应该是痤疮吧?”
紫衣女孩有点惊奇地看着我说:“你好象懂的还不少。”
我故做谦虚状:“低调,低调。痤疮也叫青春痘,一般是因为内分泌紊乱、螨虫、毛囊堵塞等原因造成的,是青年人常发病。”
紫衣女孩笑了:“你不是个江湖郎中或者蒙古医生吧?”
这是她第一次笑起来,仿佛阴霾的天气也晴朗了许多。
我也笑了:“你错过了一趟车没有关系,但是幸亏没有错过我。我认识一位中医美容专家,以治疗痤疮而名闻天下,要不要我给你介绍去看看?”
紫衣女孩笑的更灿烂了:“你认识女孩子的借口不少嘛,是不是经常这样认识女孩子呀?你以为我没有看呀,找了很多医生,也吃不少药了,但总是没有效果,唉。”
又一辆公车靠站,紫衣女孩正要走,我又拉住了她:“你还没有答应我去找那个中医美容专家的事情哪。”
紫衣女孩瞪着我拉她的手,有点生气地说:“看你文文气气的,怎么这样死缠烂打啊。”
看紫衣女孩有点生气,还有点不信任的态度,我忙拿出记者证让她看,随后给了她一张名片,扬手“再见”,就潇洒地消失在雨雾中。
过了几天,就在我慢慢将紫衣女孩从脑海里淡忘的时候,忽然接到一个电话:“请问,是上官记者吗?”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电话那端有人说:“不知道你还记得不记得我,我就是那天被你撞倒在雨地里的女孩。”
紫衣女孩魔鬼般的身材和那张挤满了痤疮的脸渐渐在我眼前清晰起来,我开玩笑道:“哦,记得呀,我一般是做好事就不记得了,但是做错事了就记得很清楚。今天是刮什么风了,劳驾小姐你亲自打电话来问候本公子?是不是想我了,呵呵。”
紫衣女孩的笑声也传了过来:“是,我想你了,想你恨不得去死,呵呵。我想请你给我介绍那个中医美容专家,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帮助人是件很开心的事情,开心的事情为什么不去做?

在古城繁华的钟鼓楼,有家“陕西海棠中医美容研究所”,所长王海棠是位看上去和蔼、善良的已过知天命的中年女人,看见我亲切地招呼道:“上官,今天怎么闲下来了?”
我笑道:“王老师,我是给你添麻烦来了,我知道你一直是以治疗痤疮而名动江湖,自成一派的,这不我给你带了位侠女来,想让你给看看。”
王老师仔细地给紫衣女孩做了检查,看了舌苔,把了把脉笑道:“没有关系,你这是热毒型的痤疮,不出一个月,你上街的回头率肯定是最多的。”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紫衣女孩名叫紫儿,她因为看过很多医生,也吃过很多药,一直没有效果,所以就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来的,她问:“王大夫,真的可以治好吗?”
王老师耐心地给她解释:“紫儿你放心吧,虽然我们医生不说绝对的话,但是我治疗这样的病已经上万例,还没有失败的案例哪。”
紫儿开始在海棠中医美容研究所接受治疗,我也忙于工作中。时光如梭,弹指一周过去,紫儿忽然打电话给我:“上官哥哥,你想不想看看不戴口罩的紫儿妹妹?”
从不信任到信任,从上官记者到上官哥哥,看来紫儿的心情是变了不少。虽然我知道王海棠多少年来是化腐朽为神奇,消痤疮成美丽,因而成就了“中医美容第一人”的美誉,但活生生的一个对生活都没有了信心的女孩子怎么在她的精心治疗下而阳光灿烂的案例,还是让我想更加仔细的去了解一下。
坐在治疗床边,我第一次看见美容的全过程:清洁,去死皮,打圈,按摩,敷面膜,任美容师的手在她们的脸上游荡。
我忽然想到了大义凛然这个词。我想现在的女孩子或者是女人可是真够坚强的,一只小虫或者是一只老鼠都会让她们大惊失色,面色苍白,为了美丽,她们却可以让刀子、剪子在自己身上、脸上任意横行,真是让人不得不服。
做完治疗,紫儿问我:“怎么样,上官哥哥,还认识我吗?”
天哪,我虽然已经有了足够的思想准备,还是被吓了一跳。眼前这个紫儿脸上虽然还有些小的斑点,但已经显露出了漂亮的本色,这么短的时间有这样好的效果,看来盛名之下,必无虚士。心中对王海棠的敬佩之心又加多了一分。
这天阳光不错,紫儿的心情更好,忽然提议说:“咱们去看电影吧?”
我笑着说:“你难道不知道现在的电影院都是很暧昧的场所,都是情侣去的地方,咱们俩去是不是名不正言不顺啊?”
紫儿的眼睛里充满了温柔:“那你是不是想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呀?”
我的心跳加速,假装思索着说:“恩,那我要考虑考虑的,我介绍了个好医生给你,治好了你的病,你感恩报德,准备以身相许,几千年前就发生过的故事,今天又在重复,呵呵。”
紫儿的手已经在哈我的痒了:“你装吧,我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做你的女朋友,你怕是在梦中都要笑出来了吧?”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是啊是啊,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做我女朋友了,我是不是应该一天笑三次啊。”
我笑着想,我还应该去感谢王海棠教授的,因为她的妙手回春,才有了紫儿和我今天的相恋。人生的奇遇正是无处不在。
 
标签:
发表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