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共同关注 > 正文
  • 分享到

16人接力上千公里送药,救回肾衰和新冠重症的他

2020-05-13 21:56

来源:未知

作者:上官

汉晚报(记者李冀) 5月7日,阳光正浓。

“天也新地也新,春光更明媚……”78岁的施鸿蜀不用透析,玩玩游戏、看看报纸;老伴杨明珠站在窗口,远眺首义红楼,哼着小曲。

从施鸿蜀感染到全家感染,再到治愈出院,家里好久难得有这等美好的时光。

闲暇之余,施鸿蜀准备写一个77天战疫回忆录,他听说为了救他的命,曾上演了上千公里送药的一幕。“命是他们一起救的,我想感谢,却不知道他们是谁。”他计划着重走一趟送药的线路,谢谢一路上伸出援手的好人。

施鸿蜀(中)在病愈出院前夕,与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援汉医疗队医生合影 本人供图

抵抗炎症风暴 肾衰新冠患者需对症特殊药品

武汉市民施鸿蜀,今年78岁,曾是一名文字编辑,6年前被确诊为慢性肾衰,靠两周五次透析生活至今。

1月25日,施鸿蜀在武汉市第三医院例行做完透析后,突然发烧至39℃,后经CT和验血被确诊为疑似感染新冠肺炎。几经辗转,被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收治。

2月7日,西安交大附一医院援鄂医疗团队进驻武大人民医院东院第八病区,施秉银院长、石志红主任、滕琰主任等医护人员,即刻投入到抢救生命的紧张战斗中。

滕琰说,施鸿蜀是慢性肾衰患者,又感染了新冠病毒,入院前,前期有透析中断,多种因素叠加,导致气短严重,无法平卧,只能45°—60°半卧,有从重症发展到危重症的可能性。

发现施鸿蜀的问题后,在当晚7时的医疗队小组病案讨论会上,滕琰专门提出了这个病例,必须阻止病情向坏的方向进一步发展。

施秉银院长带队、张呈生教授主导的科研团队,根据一线重症患者的情况,提出一个大胆的想法,用一特殊药品降低新冠病毒引起的剧烈炎症反应。

“我们找到了多例适合使用该疗法的患者,逐一征求患者和家属的意见,充分说明该疗法的原理、作用及可能的风险,施爹爹是最积极参与该疗法的患者。”滕琰说。

治疗方向确定了,可这一特殊药品从何而来?

时间紧迫 救命药最好在12小时内注射

当时,施秉银院长就叮嘱他们科研团队,连夜向陕西省卫健委、陕西省科技厅、陕西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写报告,说明目前情况,要对新冠肺炎患者使用这种方法治疗。

很快,所有的部门迅速给出了回复:同意!

张呈生教授与陕西省药品公司及陕西省药品库取得了联系,在了解到武汉的情况后,该公司不仅迅速回复,而且主动提出免费提供。

当时,武汉进出城通道已关闭,西安市内交通也在管制中。药品需冷藏储存,最长不超过24小时,否则将失效,最佳使用时间是12小时内。

“我们要尽最大的努力,确保从西安的药品公司到施鸿蜀的体内,控制在12小时以内。”西安交大附一医院院长助理、神经内科资深专家韩建峰教授,担任了药品多次转运的综合协调员。

“早在送我们院科研团队去武汉时,西安铁路局党委书记就说过,如有物资或人员需要运送,尽管说,我们尽力办好。”韩建峰说,特殊药品的运送,公路来不及,航空不实际,只有高铁是最合适的。

“药品从出库到注射最好控制在12小时内,对患者实施医疗及观察最好是在白天,算上转运时间,制备药品就需要在夜间完成。”张呈生说,陕西省这家医药公司派人连夜加班制备新鲜药品。

韩建峰找到了西安铁路局,由西安北站客服部的陈姓负责人具体对接协调,安排了到汉时间最佳的G98次列车,约定好由西安交大附一医院到医药公司取药送到车站,车站当班值班员取药送到站台,G98次列车长在站台上取药,随车带去武汉。

5月7日,施鸿蜀(右)和老伴杨明珠用平板电脑与远在深圳的儿子连线 记者史伟 摄

接力送药 高铁在武汉站临停1分钟

2月21日早晨,西安交大附一医院党院办王连国起得很早。6时50分,他准时到达医院,和救护车司机一起前往医药公司取药。

当时西安市内交通处于管制阶段,普通车辆无证车辆不能上路行驶,或部分道路限行。从医药公司到西安北站最快路线是绕城高速,当时普通车辆限行,救护车不限行,使用救护车运送,可以保证顺利到达高铁站,且运输过程平稳,因此医院采用救护车转运。

王连国解释,药品出库要用冰箱转运,办理打封条等相关手续,最快也要30分钟,当时西安市内交通管制,从医药公司到西安北站走绕城高速是最快的,1小时就能到。

上午9时,王连国和医药公司两名职员一起,乘坐救护车到达西安北站。西安北站客服部陈主任早已在此等候,迅速办完查验封条、拍照、签收等一系列手续。

由于药品不能通过安检机扫描,因此由陈主任走绿色通道送到站台,交到G98次列车长手中,完成相关交接。

“武汉这边接收,我们联系了武汉市政府派驻到医疗队的联络员湖北科技投资集团公司投资部张智星。”韩建峰说,在联系西安铁路局的同时,他跟张智星说明了情况。

张智星二话没说,马上跟东湖高新区管委会疫情防控指挥部负责交通的陈英沟通。当时,陈英就跟武汉站有关人员联系接药品事宜,很快就得到了落实。

当天下午1时48分,G98次列车驶入武汉站,列车在武汉站停靠1分钟。武汉站站务员在事先约定好的车厢门口顺利拿到药品,走绿色通道送到站前,交到了韩建峰和张呈生的手中。

双方互相致谢后,就匆匆地向相反的方向飞奔而去。

与此同时,施鸿蜀的主治医生滕琰、八病区的主任石志红和护士已经做好了注射前的准备,只等药品到达,做完核对检查等工作后,马上就可以给患者输入。

肾衰患者遇上新冠肺炎危重症 还能活过来

在药品转运的同时,在病房的滕琰及护士已经为施鸿蜀做好了相关检查和准备,只等药品一到,按照规定核验、检测、确认无误之后,就可以进行静脉注射输入体内。

在张呈生的工作日志中,详细记录了每位患者的输入情况:“施鸿蜀先生总共使用了四次特殊药品治疗,分别在2月27日、3月3日、3月8日和3月18日。”

2月21日至3月25日间,数次药品转运,先后有10名患者接受了每5天输入一次、3次为一个疗程的治疗。

4月8日,武汉“解封”。

“那一夜我们都冇睡啊,都在刷手机。”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救助的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八病区医患家属群热闹了一整夜,看着“武汉重启”的直播,施鸿蜀和老伴都不禁热泪盈眶。

群里,大家不再焦灼地询问病情。“滕教授、张教授、石教授……病友们点名式邀约医护人员再来武汉,一定要带他们好好逛逛,一定要去家里尝尝各自湖北菜的手艺,要像亲人一样常走动”。

施鸿蜀说,在滕琰与东院血液透析团队的共同努力下,不仅使用了特殊药品,还用了调整后的透析方案,自己的炎症因子得到了有效控制,不仅治愈了新冠肺炎,而且慢性肾衰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

“没想到慢性肾衰患者遇上新冠肺炎危重症,还能活过来。”施鸿蜀说,如今精神头挺好的,他计划着,在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让儿子带着他们二老去一趟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走一趟那送药的线路,谢谢伸出援手的每一个人……

标签:
发表评论
回顶部